共享单车网
首页 > 热点新闻 > 共享单车第一镇陷入倒闭潮

共享单车第一镇陷入倒闭潮

分类:共享单车,第一镇,倒闭 编辑:共享单车网 www.hbspcar.com    日期:2018-07-22      

曾经被资本疯狂追逐的风口——共享单车,如今的日子不好过。然而,更不好过的,还有自行车生产企业。

共享单车第一镇陷入倒闭潮

天津市的王庆坨镇,号称“中国的自行车之乡”。早在2010年,王庆坨全镇的自行车年产销量,占据全国1/8。

一年之前,这里还被称为中国共享单车生产的第一镇。然而,在共享单车的资本狂欢之后,曾经红火的自行车生产企业陷入了倒闭潮。

共享单车火爆时,这里曾经有500家商铺,而如今已不到300家。无论是整车生产企业,还是零部件生产企业,经过一轮洗牌后,幸存下来的企业,已经不敢轻易接共享单车的订单。

两年前,满世界都在找他们造车

据《经济之声》7月2日报道,天津捷易达自行车厂总经理杨清亮说,很多企业都是被迟迟不能到账的尾款拖垮了,

押尾款的拖住之后,影响相当大,自己内销的客户已经没有了,已经生存不下去了,自动就不干了。

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共享单车全行业累计投放单车2300万辆、覆盖200个城市,市场已经饱和。另有研究机构统计称,目前国内废弃的共享单车数量已超百万辆。这其中,有很多是还是崭新的。

这一幕,恰似回到了5年前。上一次自行车行业稍有起色,还是在2010年。当时,骑行风盛行带来了好光景。糟糕的情况从2013年开始,源于购车潮的放缓,行业产量整体下滑。

▲图片来源:东方IC

曾经的“共享单车第一镇”到底有多风光?

据腾讯财经此前报道,2015年,中国北方寒冬的一个阴沉午后,两位年轻人敲门走进了天津富士达集团乐骑科技有限公司CEO孙昊的办公室,他们找上门来,希望订购5万辆自行车。

孙昊没有想到,1年多之后,当初两位ofo“毛头小子”送上门来的小订单如今已经翻了200倍,这足以支撑这家全球最大自行车制造商的全部产能。

2016年的最后一个季度,共享经济的聚光灯终于从“滴滴”们转移到了摩拜、ofo,一群野心勃勃的年轻人希望能解决中国人“出行最后1公里”,他们开着大卡车将数以千万计自行车洒满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共享单车的盛宴给制造商带来了暴增的财富,在战争打响的2016年12月份,纳入政府统计的自行车制造商单月完成产量519万辆,同比增长8.4%。在2017年,共享单车品牌带来的新增订单预计将达到百亿元。

2017年1到5月,正是共享单车最火的时候,天津市自行车电动车行业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当时,天津市自行车产量2622万辆,同比增长25.4%,累计完成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2.1%,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0.5%。

这样的疯狂市场,让小镇王庆坨忙碌起来,这个“中国自行车第一镇”恢复了往日的历史荣光,他们发现,自己不再是那个满世界找订单的“乙方”了,因为,满世界都在找他们。

如今,他们有单子都不敢接

如今,风靡一时的共享单车变成了“过剩单车”。据《经济之声》报道,对生产企业而言,市场已经饱和,能转型的纷纷转型,无法转型的,就是关门停业。某车架厂的负责人也说出了眼下的实际情况:

工人没地方用,老板也就那样待着,老板没钱挣,工人哪有活干!

虽然偶尔也还有订单,但对于经历过一场洗礼的自行车生产企业来说,哪怕是再艰难,也不愿意冒险接单,尤其是来自共享单车的订单。

因为一般来说,共享单车企业签订的是框架合同,没太大约束力。这意味着,一旦单车企业的资金链出现问题,供应商们很难通过合法的渠道拿回货款。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不仅如此,据明州自行车总经理李树恒说,共享单车的零部件与普通自行车的零部件不通用,如果作废,只能当废铁。

火爆一时的共享单车让逐渐没落的自行车行业彻底的火了一把,也让王庆坨镇感受了站在风口上的力量。如今,风停了,自行车行业和王庆坨镇需要多久才能缓过来?谁也不知道。

天津王庆坨镇里的自行车厂商们境遇,其他的厂家也感同身受。比如,上市公司上海凤凰(600679,SH)。

2017年5月,在共享单车正火热之时,上海凤凰(600679,SH)的子公司——凤凰自行车与ofo达成战略合作协议。根据这份协议,凤凰自行车向ofo运营方东峡大通的供货可能达到500万辆,有望给公司带来不菲的盈利。

然而,时移世易,在共享单车投放基数已经极高的背景下,双方的合作大大打了折扣。整整一年之后,也就是2018年5月4日,上海凤凰发布公告称,双方自行车交易量较500万的预期完成率不足四成。此外,今年前4个月多的时间内,凤凰自行车或仅向东峡大通提供了逾8万辆自行车。

倘若按照上海凤凰预估的“500万辆车获得4000万元收益”计算,每辆凤凰自行车的单车盈利约为8元。若以此估算,公司出售给东峡大通方面的186.16万辆自行车的整体盈利约为1489万元。

▲2017年年报截图,披露了东峡大通报告期内按计划采购整车177.73万辆

共享单车已成“过剩单车”

2017年6月起,共享单车开始出现退出者——町町单车、小蓝单车、酷骑单车等相继倒闭。

因过量投放、企业倒闭等问题,街头出现大量废弃闲置的共享单车,挤占公共道路资源。

▲图片来源:东方IC

例如广州,据《广州日报》报道,去年起,广州市交委已发布声明,禁止任何形式的新车投放行为。进入2018年,清理废弃共享单车成为重点聚焦的话题。4月18日,广州市集中开展清理共享单车的整治行动,一天就已清理共享单车超过9000多辆。据统计,停在广州街面上的废弃共享单车有30多万辆,而画线规范内可停放的大概8.5万辆。

谁来负起清理的责任?废弃共享单车该交给政府还是企业处理?

对此,摩拜单车和ofo企业作出了回应。摩拜单车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企业打算“以新换旧”,换置一批废弃共享单车。企业在广州租赁了十多个仓库,每个仓库至少有1000平方米以上,用来放置废弃单车。

其他大城市也不例外。据国是直通车报道,尽管从去年9月暂停了共享单车新增投放,但北京等城市的共享单车过剩情况依然明显。

北京市交通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截至今年4月底,北京共享单车总数已控制在190万辆左右,较去年9月最高峰时的235万辆下降约19%。但目前局部地区共享单车测算活跃度为50%,即仍有一半处在闲置状态,变成了“过剩单车”。

在处理“过剩单车”方面,北京、深圳均提出调控共享单车的数量,将采取置换的方式对车辆进行更新。

那么,北京,深圳等地实施的减量调控,置换旧车等政策是否有效呢?

对此,马继华告诉国是直通车记者,控制总量有一定效果,但最终还是靠市场自身的调节,过剩就会得到惩罚,有企业倒闭。

  

  • 共享单车
  • 第一镇
  • 倒闭
  • 共享单车第一镇陷入倒闭潮

    曾经被资本疯狂追逐的风口——共享单车,如今的日子不好过。然而,更不好过的,还有自行车生产企业。天津市的王庆坨镇,号称“中国的自行车之乡”。早在2010年,王庆坨全镇的自行车年产销量,占据全国1/8。一年之前,这……

    共享单车行业凛冬将至?已有3家共享单车相继倒闭!

    短短一星期,两家共享单车先后宣布倒闭。不过,除“首家”宣布倒闭的悟空单车因亏损数百万引起舆论讨论外,这两家企业从进场到退场,并没有引起同行的太大波澜。不过,南都记者调查获悉,“第一家倒闭单车”应是今年2月退出的……

    编辑推荐

    投入数亿、6000万人次使用 这家共享单车也死了

    近日,武汉环投公共自行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环投)就正式发布了停止营运的公告。文章目录:1.武汉公共自行车停止营运2.公共自行车成本略高3.用户热评武汉公共自行车停止营运共享单车快速发展,70余万辆自行……

    小鸣单车陷困境:共享单车又倒一家?

    继小蓝单车之后,共享单车第二梯队的南方代表——小鸣单车也深陷泥潭。短短一两周时间内,就有小蓝、酷骑、小鸣三大互联网共享单车企业出现问题,押金难退,加上此前的悟空单车、町町单车等共享单车,整个共享单车行业面临的问……

    香港共享单车Gobee.bike倒闭,ofo或将接手?

    科技先生7月16日讯,香港共享单车初创企业Gobee.bike宣布倒闭。目前,Gobee.bike已经停止用户注册和账户充值服务,并启动了退还押金程序。Gobeebike在Facebook上发表声明称,成立一年……

    国内出现共享单车企业退市后遗症

    短短一年多,深圳市先后有摩拜、ofo、小蓝、小鸣、酷骑等10家共享单车企业进驻,超过89万辆共享单车遍布大街小巷。然而,从今年9月份开始,部分共享单车品牌不断传出破产“跑路”的消息,随之僵尸车、扰乱交通、押金难……

    法国人素质低?这家共享单车顶不住了

    香港共享单车公司Gobeebike24日宣布,由于大量的和破坏,将停止在法国共享单车的服务,并保证在10个工作日内如数退还余额和15欧元的押金。据法新社报道,这家公司在一份公报中遗憾表示:"很不幸的是,我们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