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网
首页 > 热点新闻 > 中国自行车第一镇:共享单车救了它 又慢慢杀死它

中国自行车第一镇:共享单车救了它 又慢慢杀死它

分类:中国,自行车,第一镇,共享单车,行业 编辑:共享单车网 www.hbspcar.com    日期:2017-10-08      

从天津市中心往西北行驶40公里,就到了武清区,汽车驶过一座立交桥,写有“中国自行车产业基地王庆坨欢迎您”字样的路标就会撞入眼帘,这座路标用被岁月吹老的旧色,告诉路过的人,“王庆坨”,曾经是传说。

中国自行车第一镇:共享单车救了它 又慢慢杀死它

王庆坨,是天津武清区一座小镇,古称王家陀。这里常住人口4万,70%以上的劳力从事与自行车生产相关行业。因此被称为“中国自行车第一镇”。

早在2010年,王庆坨全镇的自行车年产销量,占据全国产销量1/8。但这些早已成为了历史,如今这里更多被提起的,是和共享单车相关的话题。

在过去的一年中,资本助推下的共享单车曾给这个小镇的生产厂商带来过狂欢,给零配件供应商带来过金钱梦,但带来更多的,是用户零售端的冲击。“满地都是可以免费骑的共享单车谁还会去买自行车?”一位自行车制造厂看门的老大爷说道。

资本的泡沫破灭后,留下的是一地鸡毛。

王庆坨小镇集中的更多是家庭式作坊的工厂,服务的共享单车企业也多是远在三四线城市、资金实力不足以抗衡摩拜、ofo的中小企业,他们的订单曾挽救了这些濒临倒闭的自行车厂商,但他们的不景气也让自行车厂商再次陷入绝境。

共享单车来了,又走了

这里和所有你能看到的三四线小镇相同,矮矮的房屋和街边一排排稍显破旧的门面,尽管这里盛产自行车,但显然电动车才是镇子的标配。在街上你很难看到正在骑行的单车,它们通常被安静地摆在门口,一排排、整整齐齐,等待着顾客的问询。

临近国庆长假,街上会稍微热闹些,这里每隔五天会有一次集市,古玩和盆栽均匀地分布在道路两旁,但无论是哪个生意,都比自行车门店前聚集的人多。

“自从有了共享单车,我们的自行车生意基本上做不动了。”镇上铁锚自行车的老板对AI财经社说,店面通常都是做自行车零件销售。说话间歇,他接待了一位前来为孩子看儿童自行车的父亲,对方试骑了几下,随即又放下车走了。

这里的厂商曾经对共享单车又爱又恨,但如今只剩下“恨”。

近几年,自行车销量的走低,王庆坨镇上,厂商正在为生计发愁,2016年,共享单车的兴起,带给王庆坨镇短暂的安慰。

当地多个自行车厂商对AI财经社表示,2017年初,共享单车的风潮吹向全国,带动自行车制造厂商的发展。当时,有不少的共享单车企业慕名而来,在此寻找货源。他们的订单量并没有摩拜、ofo那么巨大,但对于王庆坨的中小自行车厂商来说,算是一笔稳定且利润不薄的生意。

“当时确实救活了不少厂子,大一点的厂子会觉得订单比较小、有风险,想找更大的合作方,但一些濒临倒闭的厂子刚好有订单需求,也算是拉了他们一把。”当地瀛通车业的甄旭央对AI财经社说道。

但是,ofo和摩拜不会来这里,他们的货源,都在天津静海的开发区里,那里有更大的供应商富士达和爱玛。

"一夜复活,满地是钱",有媒体这样形容当时的王庆坨。

根据天津市自行车电动车行业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自行车产量8026万辆,同比下降3.36%,这一数据在2016年继续下降0.26%。但2017年开始有所好转,数据显示,今年1到5月,自行车产量2622万辆,同比增长25.4%,累计完成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2.1%,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0.5%。

受益最多的是自行车零配件的供应商,甄旭央告诉AI财经社,在过去的半年中,受共享单车的影响,自行车零配件的成本大概上涨了30%左右。

事实上,几乎全国的自行车制造厂商都借着共享单车的浪潮“复活”,王庆坨只不过是资本浪潮下的一个角落,并且很快被市场抛弃。

“账期长、结款慢、容易压货,严重依赖外部融资”,是互联网企业的特点之一,这个特点导致王庆坨的部分厂商生产出货之后,迟迟等不到结款,最终单车企业倒闭。越小的企业承担着越多的风险,直至被拖垮。

国庆节前夕,小鸣单车、酷奇单车、卡拉单车等众多二三梯队的共享单车企业,先后传出押金退不出来、团队濒临解散、项目暂停的消息,受害的不仅是消费者,受重创的也不止是这些共享单车创业者,自行车产业链头的自行车制造供应商们,更是损失惨重。王庆坨镇某工厂老板告诉AI财经社,自己朋友的厂子接了一个订单,对方在给了30%的定金之后,扔下了已经造出来的车,再也联系不上。

车造出来,共享单车企业跑路的事,时常在王庆坨镇上演。

昔日自行车基地的尴尬处境

要问王庆坨自行车小镇的名气是如何而来的,甚至都没有几个人能答得上来。“时间太久了,至少要追溯到改革开放那会儿呢。一家做起来,大家就跟着潮流做呗。”一位70多岁的老大爷对AI财经社说道。

王庆坨镇的镇政府网站上介绍,王庆坨自行车产业起步于1994年。起初是在供销社组装自行车的工人下海创业,卖低端自行车,恰好赶上90年代中期全国对自行车的需求上涨,王庆坨镇逐渐形成自行车产业链,一辆自行车所需的上百个零件,都能在镇上采购到。

《南方周末》报道,当年,最离谱的时候,王庆坨的自行车卖到了50元一辆,是当时行业平均价格的三分之一。这种自行车的车架薄得跟纸一样,生命周期只有3—6个月。于是王庆坨也成为劣质自行车的代名词。后来镇政府对自行车行业进清理整顿和整合兼并后,王庆坨的自行车行业走向正轨,形成了一些品牌企业进入到中高端市场。

不过自行车毕竟是耐用品,行业整体需求有限,在自行车厂商扎堆的王庆坨镇,竞争非常惨烈。

在电动车取代自行车成为主流的短途代步工具之后,王庆坨的自行车生产遭遇了厂房半停工、销售处门可罗雀的情况。当地厂商说,很多企业在当时选择转型做运动自行车。

但是,这次共享单车带来的形势更为严峻。

甄旭央向AI财经社介绍道,由于附加值较低,共享单车的生意和王庆坨产生了直接的正面冲突。

在离镇子五公里开外的开发区,聚集着不少的自行车工厂,你从这里路过,却很少能看到正常运作的厂子。洛达自行车厂的老板告诉AI财经社,由于全国查环保的原因,自行车的零配件和烤漆工艺很受影响,因此上游供给不上来,下游自然也就断了粮。

洛达还能勉强维持运作,在几千平方米的厂房里,推积了不少五颜六色的自行车,十几个人正在围着一条组装线生产。这家工厂同时还为一家叫做“骑了么”的单车公司供货,但他也并不看好共享单车,“都是资本泡沫。”

几乎每个受访的人提起自行车都是愁容满面,他们对市场和现实的冲击充满了无奈。时光倒转十年,回到王庆坨最辉煌的时刻,小镇上几乎家家户户都有自己的工厂,村子里不少村民直接在自己家的空地上就开始组装起了自行车。

铁锚自行车的老板也有自己的工厂,在共享单车来的时候,他并没有去跟随潮流接下那些订单,现在他回想起来反而觉得那是幸运。但日子也不好过,存活来下来的自行车厂商仍然要面对共享单车的冲击。

“虽然现在共享单车也已经限制投放了,但这波影响至少还得维持三年。”甄旭央表示,按照自行车的寿命来算,民用自行车的生意至少在近三年内都不会有太大的起色。

他选择了将生意的重点放在了山地和运动自行车上,童车市场因为差异化竞争,受到的影响也会相对较小。

即使没有共享单车,王庆坨的日子恐怕也无法继续辉煌下去。目前王庆坨的不少零配件都是由河北供货而来,那里正在形成一个新的“自行车产业基地”,他们拥有更低廉的劳动力和成本,比王庆坨更具价格优势。

“我们受夹击的压力也很大,而且辉煌时刻是回不去了。”甄旭央感叹道。

本文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 中国
  • 自行车
  • 第一镇
  • 共享单车
  • 行业
  • 中国自行车第一镇:共享单车救了它 又慢慢杀死它

    从天津市中心往西北行驶40公里,就到了武清区,汽车驶过一座立交桥,写有“中国自行车产业基地王庆坨欢迎您”字样的路标就会撞入眼帘,这座路标用被岁月吹老的旧色,告诉路过的人,“王庆坨”,曾经是传说。王庆坨,是天津武……

    共享单车第一镇陷入倒闭潮

    曾经被资本疯狂追逐的风口——共享单车,如今的日子不好过。然而,更不好过的,还有自行车生产企业。天津市的王庆坨镇,号称“中国的自行车之乡”。早在2010年,王庆坨全镇的自行车年产销量,占据全国1/8。一年之前,这……

    编辑推荐

    广州公共自行车被共享单车代替

    金羊网讯记者程行欢报道:记者13日从广州公共自行车运营管理有限公司了解到,广州公共自行车将于2018年10月15日零时起停止运营,注册会员可通过线上、线下两种途径办理押金退还。共享单车已满足市民需求根据广州公共……

    摩的司机怒怼共享单车:简直是毒药!

    小编在共享单车对哪些行业产生的影响一文中预测:摩的司机、电动车搭客均会被共享单车所取代和淘汰,事实上真的如此吗?我们来看看相关报道。文章目录:1.摩的老司机亲述:共享单车让我快无法养家糊口了2.摩的司机——老刘……

    实地调查:北京公共自行车退卡量多了一倍!

    2017年5月17日讯,累计投放8.6万辆、日均租还达38万次、平均每车每日周转4.4次,恐怕不少人还记得昔日北京公共自行车办卡排长龙、早晚高峰一车难求的盛况。只不过短短半年多的时间,在摩拜、ofo等共享单车地……

    广州拟建自行车专用道,这就是共享单车的影响力

    共享单车对政府决策的的影响力日渐显现,日前,广州市交委启动了“广州市自行车专用道概念方案研究”招标,将通过分析国内外自行车专用道发展情况,明确自行车专用道在广州的定位。根据方案内容,广州拟建自行车专用道,11个……

    智享共享单车新模式:把家中的自行车拿出来共享

    其实对于共享单车有人也提出过质疑样说他还不能算是共享经济应该叫做时租车,因为他呢不是对社会存量资源的激活。现在几百万辆车的都是新造出来的,那是不是共享经济,今天我们咱不讨论啊!我们关心的事有没有这样一种模式,能……